加码Vup,B站的“破圈”与“固圈”战役

虚拟达人出征B站。

疫情期间明星纷纷直播营业。7月9日常驻春晚的表演艺术家蔡明在B站进行了个人直播首秀,不过她并未亲自露脸直播,而是启用了虚拟形象“菜菜子”进行,这是B站贴合蔡明形象量身打造的虚拟形象,人设是“外表萝莉、内心正太的小萌神,经常会在夜晚和年轻人推心置腹,给粉丝排忧解难,给所有人带来快乐。”

(蔡明虚拟达人“菜菜子”在B站的直播画面)

在B站上,像“菜菜子”这样的Vup已成为颇具潜力的UP主类型,与游戏区、生活区、知识区等分区的UP主同台争夺用户注意力。

虚拟达人出征B站

Vup全称是虚拟UP主,即虚拟达人,是B站上正强势崛起的UP主类目。在Vup的直播间,观众看到的不是“真人”,而是虚拟形象,不过跟真人一样,Vup会有自己的人设、台词、表情与动作,也可跟观众互动。

在二次元世界,虚拟偶像已有几十年发展历史,行业对其定义是:“并非真实存在,而是通过一系列科技手段将人们想象中的某个形象具现出来,虚拟形象、动漫角色、虚拟歌手等等都可以被划分到虚拟偶像范畴。”简单地说,就是没有“肉身”,依靠科技合成的偶像,他们可以像明星一样,通过参演节目、举行演唱会、代言品牌、联合定制等形式获取营收。

1984年世界上第一位虚拟偶像“林明美”诞生于日本,2007年广为人知的“初音未来”面世,2016年日本兴起Vtuber概念,即在YouTube等视频平台上谋生的虚拟偶像们。2001年中国诞生了首位虚拟偶像“青娜”,2012年虚拟歌姬“洛天依”出道。2018年中国已拥有30+虚拟偶像/组合。

与虚拟偶像基于声库合成虚拟形象不同,虚拟达人技术门槛更低,真人演员配音,再结合面部捕捉等技术就可以实现,头部虚拟达人则可向艺人转型,甚至成为虚拟偶像。

2017年哔哩哔哩就已零星出现来自用户的虚拟形象投放,很长一段时间这类UP主都是放养状态,不过与生俱来的ACG基因,依然让B站成为虚拟偶像的主战场。《2019虚拟偶像观察报告》显示,2019年B站有效直播月活用户达1140万,季度直播付费用户数超120万,虚拟直播营收占直播及增值服务40%,已成为最热的虚拟达人平台。

2019年,B站刻意强化Vup这一优势品类,5月启动“VirtuaReal虚拟艺人”企划项目,一年下来已孵化40余位虚拟艺人。虚拟歌手泠鸢跻身B站2019年百大UP主,是Vup走向B站舞台中央的标志。

Vup在B站就可以以做直播,也可以投稿视频,粉丝可与Vup实时互动“养成”,互相陪伴。征战B站的Vup们构成十分多样化,有不少来自于国内外专业机构的虚拟达人,但是是更多却是二次元UP主转化而来的,比如拥有247万粉丝的“泠鸢yousa”、拥有58万粉丝的“进击的冰糖”,拥有20万粉丝的“还有醒着的么”。

(泠鸢yousa的B站个人空间,拥有249万粉丝,7900万播放)

菜菜子则是B站与明星合作的Vup造星新模式。蔡明今年59岁,对于老一辈明星来说,怎样抓住与其有代沟的年轻人?直播“说教”恐怕不会有很高的接受度,通过Vup跟年轻人打招呼,结合其小品殿堂级人物的搞笑人设,再加上标志性的声音,符合年轻人对内容“有趣”的要求。

蔡明做了一个明智的决策:菜菜子直播首秀在B站人气值突破600w,开播25分钟便达成“百舰”成就,快速登上B站直播人气榜第一。圈外人士对“百舰”可能不了解,B站直播时观众上舰后可以获得多种特权,价格从198~19998不等,“百舰”是一个门槛,动漫达人“卡密娘说动漫”认为,菜菜子可能是B站最快达“百舰”成就的达人。

从菜菜子的大获成功来看,明星特别是小品相声等搞笑风明星,与Vup结合可能是他们抓住年轻人与入局直播的捷径。

虚拟达人再起风

2016年2月,洛天依登上湖南卫视小年夜春晚,引发国内市场对虚拟偶像的关注,TA顺利成为肯德基等十个品牌代言人,也是中国第一个盈利的虚拟偶像。2017年中国刮起“初音”风,小米定制了初音未来限量版红米Note4X,“初音未来”上海演唱会一票难求。2018年游戏巨头巨人进军虚拟偶像市场,推出虚拟达人Menhera Chan,二次元直播平台克拉克拉(KilaKila)完成1.2亿元融资,布局虚拟偶像直播。

不过,相对于日本来说,中国虚拟偶像市场一直有些慢热,在直播大潮中没有分到大块蛋糕,原因在于虚拟偶像制作门槛高,虚拟达人直播技术难度大,除了头部,腰尾部虚拟偶像难盈利。2020年在线直播再度升温,在YY、陌陌、映客、花椒、虎牙与斗鱼等娱乐和游戏直播平台外,抖音、快手与B站成为直播市场三大新锐玩家,伴随此,虚拟偶像市场再次起风。虚拟偶像造星工厂伊拾七、虚拟偶像服务商“万像科技”相继拿到数百万天使投资,字节跳动ProjectV虚拟女团启动招募,腾讯推出虚拟歌手“艾灵”,B站对虚拟达人的重视程度前所未有。

相对于“肉身达人”而言,Vup没有档期限制,不会犯错翻车,表现稳定、可塑性与可控性更强,亲和力高颇受二次元用户青睐,在直播平台特别是年轻人扎堆的直播平台,正越来越受欢迎。

虚拟达人在B站等平台常驻表演的同时,正在积极破圈,走向三次元世界(现实世界)。在菜菜子出道的同一时间,B站旗下顶流Vup泠鸢在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,与微软小冰、百度小度、小米小爱等一起演唱了一首歌曲,此前洛天依登陆《时尚芭莎》进军时尚圈。

(洛天依登上《时尚芭莎》)

此一时彼一时,虚拟达人再度起风,原因在于2020年的市场环境的剧变:

首先,Z次元用户壮大且成为消费中坚力量。

虚拟偶像的核心消费群体95后长大了、有钱了。

《2019虚拟偶像观察报告》显示,国内95后已接近2.5亿,占整体网民的52%。95后至05后二次元用户渗透率达64%,到2020年Z世代年轻人预计将占据所有消费者的40%。在B站等二次元平台积极破圈的推波助澜下,二次元用户规模则从2017年的3.1亿增长至2019年的3.9亿,小众变成大众。Z次元用户消费潮流前卫、追逐个性、重视科技感、强调精神消费,虚拟达人十分契合这些特征,不论是带货、打赏还是演唱会,都能吸引Z次元用户掏钱。

其次,虚拟偶像制作技术成熟,变得平民化。

虚拟偶像制作能力最初被少数公司掌握,且技术相对简单:雅马哈以VOCALOID 语音合成引擎为基础制作了“初音”,给其提供合成电子音乐和拟人化形象,后来在AI加持下,面部捕捉、动作捕捉等VR/AR技术日趋成熟,让虚拟偶像制作更容易,形象更丰富。

不过,虚拟偶像依然比虚拟达人成本更高,2018年一个虚拟偶像生成技术投入要1000万左右。如果要让其参演节目、举办演唱会、出席综艺节目甚至扮演动漫角色,又有新成本,比如要表演歌曲,如果算上音乐版权,一首歌一般要100万元,一场12首歌的演唱会,算上内容成本,差不多要2000万元,虚拟偶像养成十分烧钱,要让虚拟偶像常驻直播间,在技术上虽然能够实现,但是是成本高、周期长,难以大规模商业化。

2020年,在AI产业化进入深水区后,机器视觉、VR/AR、面部捕捉等技术变得更加成熟且廉价,基于真人配音实现虚拟形象的虚拟达人可以做到实时生成,成效比3D模型更加逼真。专业机构与创作者可以制作虚拟达人,基于具有AI芯片与3D摄像头的智能手机每个人都可以渲染自己的虚拟形象,比如iPhone上简单易操作的Memoji。虚拟达人正“下沉”到平民,每个人都可以在B站这样的平台捏出自己的虚拟形象,“人人都是Vup”已不是梦。

(停播一段时间后,Vup新科娘回归在B站引发轰动)

最后,虚拟偶像终于可以赚钱了,恰饭手段多样化。

作为中国第一个盈利的虚拟偶像,洛天依主要商业模式是代言(或者变相代言),品牌找虚拟偶像代言可以圈粉Z次元用户,不用担心吸毒等负面事件。在代言外,虚拟偶像还可靠演唱会、节目通告、商业活动、粉丝经济等跟明星相似的模式变现。

虚拟达人的变现机会则是如日中天的直播。基于直播平台虚拟达人可以探索定制、养成、陪伴等商业模式;可以直播带货,淘宝直播已先后迎来洛天依与初音未来,TA们在直播中与李佳琦竞逐带货;可以代言,B站刚刚推出解决UP主商业化的“花火”平台,对于品牌来说与Vup主合作无疑可以探索一些有趣好玩的营销玩法。让菜菜子代言或许会比找蔡明代言更有话题性。

如今,虚拟达人成为二次元市场与直播短视频市场交汇处的热门新赛道。截至目前,在B站与被快手收购的A站外,酷狗直播、虎牙、抖音、爱奇艺、网易、微博、百度等公司均已进军虚拟偶像/虚拟达人市场,B站更是对Vup战略重视。

B站Vup的意志

B站为什么对Vup变得兴趣浓厚?2020年,在跨年晚会、后浪、入海、喜相逢等品牌动作外,B站给外界的感知有两点:一个是延续2019年的破圈战略;另一个是战略押注直播,结合这样的背景,就可以感知B站为何对Vup如此重视。

1、ACG起家的B站做Vup是本业。

财报数据显示,一季度B站平均月度活跃用户人数(MAU)达1.724亿人,移动月度活跃用户人数达1.564亿人,与去年同期相比分别增长70%和77%;每日活跃用户人数(DAU)达5080万人,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69%;平均月度付费用户人数(MPU)达1340万人,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134%,这些就是虚拟达人在B站的庞大的群众基础。

创作者层面,在技术赋能的浪潮下,头部平台均聚集了以数百万计的创作者,他们或全职、或兼职、或业余地在平台上孜孜不倦地创作表演,2020年四季度B站月均活跃UP主数量突破100万,同比增长80%……UP主很多自带二次元属性,因此具有转Vup的人设、内容与观众基础;真人出镜的UP主可通过“捏脸”等平台工具打造自己的Vup,丰富内容;一些不愿意出镜或者不适合出镜的人,则可通过Vup变相出镜。

(Vup已成为B站的重要UP主类型)

来自vtb.moe的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2020年5月19日,在B站可浏览的Vup已有近16000余人,这里面本人投稿高达1825人(相当于原创),相关内容已累积产生超17亿次播放。

2、Vup关系到B站破圈与固圈的两大战役。

人们都在关注B站的破圈战,殊不知,B站还有一个隐秘的“固圈”战场。一方面,任何社区破圈都会多少对原来的社区氛围造成冲击,因此B站要保住ACG氛围。另一方面,得年轻人者得天下,B站的用户是巨头垂涎的,BATT全部都在布局二次元,B站在出圈时,更要守住大本营,即 “固圈”。

Vup是当下二次元市场最前沿、同时在5G时代将更大程度爆发的市场,背后连接Z次元用户。做好Vup,对B战来说,不只是可以强化ACG属性和增加用户粘性,同时其最具优势的社区氛围也将进一步强化,B站拥有标志性的“三连”互动,Vup最大特征是真正意义上的双向互动,这与B站社区结合可以形成特别的影响力。B站具有较强的PUGC属性,在新技术加持下人人拥有虚拟形象、人人皆可虚拟直播、人人皆可Vup,与B站UGC属性无疑十分契合。

在固圈时,Vup可向三次元渗透,《全职高手》动画总监制、著名演员陈坤曾说,二次元和三次元之间从来就没有墙,Vup不只是可以在屏幕上出现,同时可在演唱会、晚会、综艺节目、代言等场合出现,在三次元世界获取粉丝,这可以帮助B站触达陈睿所说的“没有听说过B站的这些人”。

3、达成“万物皆可播”的目标。

2020年,B站直播陆陆续续推出系列直播内容:年初跨年晚会、“宅草莓”不是音乐节、“南极科普日”直播活动、Rebuild科技全明星峰会、夏日毕业歌会等等。UP主转直播比例持续提升,3月QuestMobile数据显示,疫情期间B站直播流量在全站流量占比已提升到12.4%。一季度B站直播和增值服务营收达7.9亿元,同比增长172%。

直播同质化较为严重,就像我以前说的,直播曾经是“平台决定内容下限、创作者决定内容上限”,然而在用户注意力越来越稀缺后,直播行业会迎来内容升级,“创作者决定内容的下限,平台决定内容上限”。什么意思呢?平台将“电视台化”,不断通过策划晚会等直播节目或者打造超级达人来提升内容水准,这是B站正在做的,其每一场直播都会强调有趣好玩,因为不好玩用户不会看,而Vup直播,本身就自带科技感、可玩性与趣味性,这与B站直播目标无疑是十分契合的,B站也可基于内容能力,基于Vup策划直播综艺、视频栏目、原创音乐、演唱会、Vup团选秀等内容形式来丰富直播内容。

(泠鸢yousa的直播画面)

同时,基于Vup,让偶像定期常驻直播、陪伴宠粉、互动养成成为可能,比如顶流明星很忙,不可能天天开播,TA们的“分身”虚拟达人可以,同时Vup也可以让一些不愿意、不方便、不擅长出镜的UP主或者用户,捏出自己的Vup,在屏幕前展示自己。最终,Vup很可能会成为B站直播的一个标签,就像李佳琦、罗永浩与辛巴对各自平台的意义一样。

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 罗超频道(ID:luochaotmt)

1. 本站所有资源来源于用户上传和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客服!
2. 分享目的仅供大家学习和交流,您必须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!
3. 不得使用于非法商业用途,不得违反国家法律。否则后果自负!
4. 本站提供的教程、素材等等其他资源,都不包含技术服务请大家谅解!
5. 如有链接无法下载、失效或广告,如有侵权请联系客服!
6. 本站资源售价只是赞助,收取费用全部用于本站的日常运营所需!

如在购买过程中遇到问题请联系客服:QQ:2225366058 微信:li474782977


vlog小站 » 加码Vup,B站的“破圈”与“固圈”战役

发表评论